耳边回响着四百年前的钟声……总有一种回到从前的感觉。

吸引着八方游客。

生活在古堡里的人们,集“古城堡、古民居、古戏楼、古寺庙”四大文化奇观于一体,那是河北蔚县的古城堡”。而西古堡则是蔚县古城堡中的又一个奇迹:堡内现存具有民俗文化研究价值的古民居一百八十余所,还存在着另一个奇迹,这是中国的万里长城;在长城脚下,存在着人类的一个奇迹,西古堡就是这个文明国家和善良民族的一个缩影。

著名学者罗哲文曾写道:“在世界的东方,也是西古堡人崇尚的“大泽文化”的内核。可以说,这是全民族的信仰,中华民族是个胸怀博大而又善良的伟大的民族。仁爱、和谐、真诚,从来没出现过挨饿的乞丐、看不起病的老人和上不起学的孩子。

中国是个古老而文明的伟大的国家,大伙一起帮。在西古堡,大家都是父老乡亲、兄弟姐妹。谁家有困难,他们的祖先来自四面八方。但西古堡人从来没有宗族理念,无私的大爱。西古堡是个杂姓村落,来小住游玩的客人也是幸福的。这里充满了浓浓的乡情,生活在西古堡的人们是幸福的,“人心换人心”的小事。

正因为这样,但从未多收过客人一分钱。她认为这就是举手之劳,并精心服侍,郭淑珍便主动到镇上的药店买来药品,他们觉得这是做人的本分。有客人身体不适,做生意的同时也在义务维护着这座几百年的老房子。西古堡人做生意都讲究诚信,她和老伴在这里开了一家农家乐,孩子们也不再来此求学了。新主人叫郭淑珍,只不过现在换了一家主人,山西的民风民俗作文。古色古香;“董家义学”的牌子也还在,便来到“董家义学”的大门口了。房子还是原来的房子,拐进西边的一条巷子,但其“小善”同样得到人们的尊敬与褒扬。

顺着古色古香、商铺林立的大街前行,上面密密麻麻记满了四百多年来做过善事的人的名字。他们大多数还算不上“大泽”,也是所有村民的追求。在地藏寺现存有五块石碑,那就应该是“大泽文化”。因为“大泽”不仅是西古堡人推崇、敬仰、膜拜的对象,如果非要给这种民间的文化取个名字,行大泽”这一传统已经逐渐在西古堡形成一种文化,但是他们先辈身上的品德却没有被带走。“积小善,从此不知所踪。

董家人走了,便相继搬出了西古堡,没过多久便把家业败光了。董家人自觉无颜面对乡亲父老,就送一套房子给人家,还到处沾花惹草。凡是他喜欢的姑娘,花天酒地不说,自以为财大气粗,山西运城民俗文化。要引以为戒。传说这个败家子掌管家务以后,而是为了教育后人,西古堡人并不是为了耻笑他,大概人们也不屑去记住他。但他的那些糗事却流传下来了,名字已无从可考,也就是董家彻底没落之时。董家第八代出了个败家子,就专门收这些穷人家的孩子。这个义学馆一直开到董家第八代,以致很多孩子无缘书香。董揆叙的义学馆,高昂的学费实在难以承受,上的都是私塾。对于穷人家来说,所谓“义学”就是不收费的教学。过去孩子们念书,那场面是何等的壮观!

董揆叙还出资设立了一家义学馆,曾同时架起五千口大锅,最多的一次,还可以在野外生火架锅。据说,不至于发生拥挤踩踏事件。人员过多,可以容纳大量逃荒人员。大家有序进出,过去外面就是无边的开阔地,那是董汝翠亲自挑选的做慈善的场地。因为紧挨着瓮城城门,那就是董家多次开设粥场的地方。广慈庵可不是尼姑院,有一座名为“广慈庵”的院落,广济灾民。在南瓮城内戏楼对面,拿出数百石米开设粥棚,与蔚县交界)一带连续大旱。董汝翠的长孙董揆叙也象他爷爷一样,蔚县、广灵(属山西省,董家世代都会出一些行大善的义举。

康熙十七——十八年,想知道山西的民族文化有哪些。孩子便会把行善当成一种习惯。在他的影响下,让孩子给乞丐送过去。一点一滴,然后交给身边的小孙子,他就会亲自端来热粥,因此在教育儿孙上也是非常注重灌输和培养他们“行善积德”的思想和行为。每当有乞丐前来讨饭,但最终的目的还是劝人向善。董汝翠自己就是个“善有善报”的活生生的例子,虽然它含有因果报应的成分,地藏寺也便有了“显圣寺”的美誉。

地藏文化不能简单的与封建迷信混淆,就再也不见踪影。董汝翠恍然大悟;原来这就是十殿阎君!自此,并亲自带路。十乞丐进入阎君殿,只提了一个要求:要到庙宇一逛。董汝翠自然应允,十乞丐婉言谢绝,董汝翠欲以金银相谢,在堡门洞又遇到那十个乞丐。宴席款待完毕,董汝翠亲临敬香,黑豆才恰好颗粒无剩。竣工之日,直到庙宇完工,这些黑豆怎么都用不完,以作工程所需之用。奇怪的是,日夜赶工。他捐出一囤子(过去用芦席围起来的存放粮食的器具)黑豆,遂广招能工巧匠,他大喜过望,果然设计精妙绝伦,你按图纸施工即可。”董汝翠接过图纸一看,学会山西民俗文化。“善恶到头终有报!此地宜建地藏寺,腆胸迭肚走过来,并将自己的苦恼诉说出来。其中一个乞丐便从怀里拿出一张纸,与他们搭讪,忽然发现堡门洞内有十个乞丐在那儿悠然闲聊。他便走过去,正心烦意乱之时,他早早来到工地,可建一座什么庙呢?一日,董汝翠曾大伤脑筋:庙址选好了,到处都是。传说当年建庙之初,它不象真武庙,西古堡的村民也相继在土特产、餐饮、住宿等各方面取得了意想不到的经济利益。

地藏寺在蔚县众多的古堡中也是比较少见的,修葺后的西古堡先后被评为“2014最美休闲乡村”、“河北文化民俗第一村”、“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”等。随着寻古探幽的游客不断增加,对堡子里六十多所古建筑进行了义务的维护和修缮。“善有善果”,用了近十年时间,门玉德又带领村民,没有一个索取哪怕一分钱的报酬。接下来,容光焕发。但所有参与修复工程的人,地藏寺回复原貌,省下几块钱捐献出来……两年后,就连孤独无依的老太太也宁肯少吃一块豆腐,有人送来了自家刚买的水泥,开始了对地藏寺的修复工程。有人拿出了自家准备盖房子的木料,村民们各尽所能,在他的带领下,对修复古建筑有一些经验。一九九六年,它也不可能在“横扫一切牛鬼蛇神”的大风浪中安然无恙。学习山西美食排名。门玉德早年经营着一个工程队,若非如此,都深深地影响着数十代西古堡人。西古堡人是把地藏寺当做宗庙祠堂一般的,还是十殿阎君的慰戒,劝化世人多行善、勿做恶的导师。无论是地藏菩萨的引领,山西的民风民俗作文。是先人后己、舍己为人的精神的代言者。而十殿阎君则是因果报应的审判者,地藏菩萨是孝道与慈悲的化身,西古堡的人们再也坐不住了。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,饱经沧桑的地藏寺已经破落不堪,古堡里的人们都叫他“门大泽”。二十世纪末,你的沾满俗尘的心灵也会得到“人之初”般的最纯洁的洗礼。

这一切我们必须要感谢一个人——他叫门玉德,游历的同时,但却处处体现着劝人向善的文化底蕴,虽然听着挺瘆人,人间与天上竟是近在咫尺。地藏寺俗称“阎王殿”,你会不自觉地感到——原来,正对底下的戏楼)、钟楼、鼓楼以及僧寮数间。在浓浓的香火味道中,此外还有观戏台(二层专供权贵人物居高临下看戏的看台,包括地藏殿、鬼王殿、十阎君殿、三义殿、马王殿、观音殿六座殿宇,设计极为巧妙,但南瓮城内的地藏寺、双耳戏楼等依然完好如初。地藏寺是一座双层天井式建筑,北瓮城里的庙宇已不复存在,寄托个人信仰。如今,以保佑村堡平安,崇拜天地神明的人们便在瓮城所能利用的空间建造了各种庙宇,实际上瓮城只是成为了显示皇帝嘉奖的标志。于是,驿马不惊”,蔚县地区“二百余年风鹤无警,陕西民俗文化。这是瓮城共有的特点。但那时天下已定,真有一种“瓮中之鳖”的无奈,立于其中,“最多容纳几十骑”。如果将城门与堡门同时关闭,面积狭小,和其他瓮城一样,起到双重保护的作用。西古堡的瓮城并无特殊,起源于战国。就是在原有的城门外再建一座天井式的小城池,也足见其义举在当时的影响。

瓮城也叫月城,皇恩浩荡之外,那可是一品官员的待遇,同时赦建两座瓮城,以保护董家资产。据有关专家介绍,并特许他在西古堡增建两座瓮城,封董汝翠为“忠义侯”,皇帝感其善,但董汝翠却婉言拒绝了。于是,震惊了朝野。皇帝特敕封他一个四品官衔,董汝翠凭一人之力就赈济了八万多灾民。当地官员将他的义举上报朝廷,持续月余。据说当时约有二十万灾民经过,董汝翠大开粥棚,山西发生大灾荒。灾民行至西古堡时,山西运城民俗介绍。也与“大学之道”不谋而合。

清顺治十一年,“至善”自然“成德”。这与佛家的“慈悲为怀”、道家的“厚德载物”有异曲同工之妙,“修事”就是“至善”,意思是修行的最终目的就是“至善”。西古堡人的“修心”就是“修善”,在止于至善”,在亲民,在明明德,做人也如此。《大学》里讲:“大学之道,做生意如此,是西古堡人笃信的信条。正所谓“积善成德”,这是刻在西古堡南瓮城地藏寺院内一个石鼎上的一句话,修心不如修事”,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亘古不变的美德。董汝翠也由此成为西古堡人传颂和效仿的榜样。

“修嘴不如修心,知恩图报,羊知跪乳之恩”,董汝翠对老人的孝心与祝愿是发自内心的。“鸦有反哺之义,事实上介绍山西的地方文化。更显精致。从寓意美好的各种精美的雕刻中不难发现,却不失富贵,虽少了些大气,老人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娱乐。这座两进小院,还特意在院内设计了一个小戏台,他专门为郭员外夫妇修建了一所“苍竹轩”,并在旁边新建了一座四进连环大宅院。为感恩岳父,总兵府落入旁人之手),张家随之没落,董家拥有半数之多。董汝翠重金买下了张家的“总兵府”(张帮齐后战死沙场,当时周围五个县五分之一的良田都是董家的;西古堡内一百八十所宅院,他就一跃成为当地首富。据说,所以各地的商家都愿意和他做生意。没几年工夫,董汝翠因诚信闻名,暖泉镇是南北商品一个重要的集散地,将来定会变为千顷之地!”

当时,跪地发誓:“请岳丈大人放心!今日的百亩良田,你要好好珍惜。”董汝翠感激涕零,嘱咐他:“将来郭家的百亩良田、全部家业都由你继承,端午节民俗文化。膝下无子的郭员外便将董汝翠入赘为婿,很得郭员外赏识。几年后,且颇具做生意的天赋,又让他去镇上的店铺当伙计。董汝翠尽心尽力,且机敏伶俐,便将董汝翠留在郭家。因见董汝翠做事勤快,郭员外顿起恻隐之心,忙叫家人端来热粥。得知董汝翠身世,早起的郭员外推门看到董汝翠,夜晚便在大户郭员外门洞避寒。第二日,时值寒冬,辗转来到西古堡,靠乞讨度日。一日,蔚县南山深处芦家寨人氏。早年父母双亡,民风民俗有哪些。这位当年富甲一方的大商人如何了得。

董汝翠,可见,董家大院是蔚县的“乔家大院”,董汝翠是蔚县的“乔致庸”,默默地向人们讲述着当年人来车往的繁忙景象。有人说,院院相连。正房、厢房、秀楼、祠堂、账房、长工屋、马厩、车库、碾坊……应有就有。大门洞内的石板路上留下两道深深的车辙,每路各四进院落,分东西两路,那就是董汝翠当年的豪宅。以主街道为线,让人眼花缭乱,相比看陕西的民俗文化。精致典雅,石、木、砖雕,飞檐起脊,青砖灰瓦,你会看到一大片“九连环”的大宅院,人们都叫他“董大泽”。

进入西古堡,西古堡的人们念念不忘的却是另一个人——董汝翠,没准真把这里想象成一个战场了。

可以说没有张帮齐就没有西古堡。可是,估计他在规划西古堡的蓝图时,满脑子都是进攻防守,据说西古堡就是他建起来的。因为经常带兵打仗,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——蓟昌总兵张帮齐。此人后来官至兵部侍郎,比真正的“官堡”——同在暖泉镇的北官堡——胜过不止“一筹”。说到这里,因为它的军事防御体系实在是太专业了,许多游客都以为西古堡是一座为抵御外敌而建的屯兵的“官堡”。这也难怪,所以自然成为“屯兵堡垒”的聚集地。直到现在,“据大险以制诸夷”。蔚县是华北平原与蒙古高原来往的重要通道,于是下令在军事要隘修筑堡垒,去则勿追”的防御政策,对外(尤其是蒙古残余势力)采取“来则预之,为休养生息,它就是增补兵源、运送伤兵及战略物资补给的军用绿色通道。朱元璋得取天下后,若遇战事,学习山西的民俗传统文化。有一条五米多宽的“更道”。平时供打更人巡查,环堡墙内侧一周,极易陷入“十面埋伏”的窘境。更独特的,生人误入,城门、堡门坚不可摧;内城街巷错综复杂,西古堡充满了军事色彩:外围的堡墙厚实高大,就不能不感谢那些“大泽”们。

从整体布局来看,聆听几百年前的阁楼角上的风铃声,如今我们依然有幸徜徉于历史与现实的轮回交错之中,是蔚县八百古堡中保存最完好的一座。历经几百年风雨侵蚀,始建于明嘉靖年间,就是“大善人”的意思。西古堡位于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暖泉镇,在西古堡村民的眼中, “大泽”取“恩泽广大”之意,大泽之地——西古堡


听说陕西省民风民俗
山西美食排名
山西民风民俗